2020年3月27日

愛爾蘭編舞家基根-多藍-回家,然後說故事的人

※ 本文刪節版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24期



  • 1969出生於都柏林愛爾蘭都柏林,於倫敦中央芭蕾舞學校學舞。
  • 1997年創立「優獸舞團」,2014年解散。
  • 優獸舞團時期作品產多質精,數十支佳作當中,共獲得英國評論人協會舞蹈獎、愛爾蘭時報劇場獎、紐約貝西獎等舞蹈界至高榮譽,另有三支作品曾問鼎英國奧利維獎,兩次入圍歐洲劇場獎新劇場實境(Europe Prize New Theatrical Realities)。
  • 2002年起陸續受邀為英國皇家芭蕾、英國國家芭蕾、英國國家劇院、比利時法蘭德斯皇家芭蕾、德國科隆歌劇院芭蕾、德國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芭蕾等知名單位編舞。
  • 2016年成立新舞團「舞蹈之家」。
  • 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特約編舞家。

一位年輕男子,穿著舊運動外套,雙眼瞪視遠方的虛無。他有憂鬱症,長年失業,與年邁母親相依的小屋又即將被政府拆遷。他一無所有,只剩一把手上的獵槍。他在絕望的時候遇到一位女孩,情不自禁,但女孩的內心早已像是一隻受詛咒的黑天鵝,藏著一段受到性侵的陰暗過去。是男子將拯救女孩?還是女孩拯救男子?還是兩人都無能為力、將一起墜入黑洞?
這不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,而是麥可•基根-多藍(Michael Keegan-Dolan)於2016年推出的作品《癲鵝湖》(Swan Lake/Loch na hEala)。

2019年10月28日

一戰中的殖民兵 為誰而亡的戰士魂 阿喀郎.汗的《陌生人》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22期


歷史是勝利者寫的,但歷史的背面,掩埋了多少當權者忽視的故事?向來不畏於顛覆既有觀點的阿喀郎.汗將帶來台灣的作品《陌生人》,即著眼於敏感的種族問題,挖掘一次大戰當中被忽略的印度殖民兵歷史。作為阿喀郎的生涯最後一支獨舞,《陌生人》以原為印度舞者的士兵為主角,以普羅米修斯神話為隱喻,重點回顧了阿喀郎的舞蹈生涯。

以《陌生人》面對內心深處的認同焦慮 阿喀郎.汗的最後一支獨舞

※ 本文精簡版刊載於臺中國家歌劇院《大劇報》020期


2017 年初,英國倫敦市郊的溫布頓的天空陰鬱而蕭瑟,離火車站10 分鐘之遙,一棟不起眼的褐色兩層樓小屋,後院隱隱傳出節奏和絃樂的聲音。當今英國最重要的舞蹈家阿喀郎.汗 (Akram Khan) 剛完成他每天早上 3 小時的嚴格自我訓練,正和幾位樂手一起為新作品《陌生人》XENOS 創意激盪。

2019年5月23日

荷蘭舞蹈劇場NDT再度訪台 堅守舞蹈創作傳統 從不停歇的叛逆腳步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17期


三個英文字母常常就能組合成一種具體的意義,不需要任何解釋,所有人都能理解,例如現代人於行動生活中必備的「APP」、讓服務業又愛又恨的「VIP」、以及稱霸世界半世紀的「USA」等。在舞蹈界,「NDT」三個字就是這種理所當然的存在。

2018年10月2日

訪偷窺者劇團創作者法蘭克.夏堤耶 Franck Chartier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09期


八月,歐洲近年來最熱的一個夏天,法國里昂的氣溫超過攝氏卅度,原本就浪漫而愜意的生活步調在酷暑之下又更加緩慢了。趕在和里昂國家歌劇院開工之前,法蘭克・夏堤耶(Franck Chartier)抽空到鄉間享受家庭與親人相聚的時光,同時以這個最閒逸的狀態接受了訪問。自從2000年夏堤耶和嘉琵耶拉・卡莉佐(Gabriela Carrizo)共同成立了偷窺者劇團之後,這十八年以來不僅巡演密集,夏堤耶和卡莉佐兩人更連年獲得歐洲各大舞團和劇院的編舞邀請,包括荷蘭舞蹈劇場、巴黎喜歌劇院、瑞典哥特堡劇院等重量級單位都有兩位編舞家的創作足跡,但不管工作行程如何忙碌,夏堤耶仍然重視和親人相處的珍貴時光。

Peeping Tom 比利時偷窺者劇團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09期



你喜歡劇場,看過各種形式的表演,特別是非敘事性的劇場作品、寫意多於寫實的作品、開放且詮釋自由度高的作品,最合你的胃口。例如,碧娜.鮑許(Pina Bausch)將一個個詼諧而又無比精確的行為,串聯起她對一座城市的印象;又例如,帕派約安努(Dimitris Papaioannou)不斷將肢體和空間裁切,又任意地接續和創造視覺幻覺。你不需要編舞家直白地告訴你,他的作品想要談論什麼,你喜歡自己去理出一個脈絡。

侯非胥.謝克特《無盡的終章》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09期


舞蹈作品往往不習慣處理社會政治或道德哲學性的大議題,編舞者對於自我的思考和情感描述常是創作時優先訴諸的題材,侯非胥.謝克特(Hofesh Shechter)或許就是當代舞壇中的異數,既有誠實且強烈的自我意識,又從不迴避世界當下的大議題。

2018年2月17日

克莉絲朵.派特 + 強納森.楊《愛與痛的練習曲》

※ 本文1800字精簡版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302期


用德文來描述英文當中找不到適當單字的事物,在劇場世界並不是新鮮事,音樂劇迷們熟悉的 Schadenfreude (幸災樂禍) 就是一例。Betroffenheit 意為一種巨大、震懾、受挫、驚愕、創傷而迷惑的狀態,雖然在英文中沒有精確的映射單字,它卻能精確地—但仍帶有一絲特別的外文神秘感—表述《愛與痛的練習曲》這支由加拿大編舞家克莉絲朵‧派特和劇作家強納森楊共同編創的震撼作品。

2017年10月20日

英國身障舞蹈家克萊兒.康寧漢《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》

※ 本文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298期


  • 1977年生於蘇格蘭基爾馬諾克鎮。
  • 從小骨質疏鬆,並患有多發性關節攣縮症,14歲時由於腳踏車意外而開始依靠手杖行動。
  • 曾在音樂劇團Sounds of Progress中擔任聲樂表演者,以及在Blue Eyed Soul舞團中擔任空中特技舞者。
  • 遇到美國編舞家Jess Curtis之後,開始以自身獨特的身體語彙來述說自己的作品。
  • 曾入選英國2010年50位最受矚目女性藝術家;2015年倫敦南岸藝術中心世界女性劇場節駐村藝術家。
二○一二年,為了呼應倫敦奧運會與帕運會(Paralympic Games,或稱身心障礙奧運會),倫敦南岸藝術中心(Southbank Centre)發起了一系列名為“Unlimited”的身心障礙表演藝術創作計畫,其中一支以洛氏拐(或俗稱手杖) 為概念核心的舞蹈作品《12》,演出後令觀眾及媒體大為驚豔,它的編創者是英國備受矚目的障礙藝術家、使用手杖超過廿個年頭的克萊兒.康寧漢(Claire Cunningham)。

2017年9月21日

巴西編舞家黛博拉.寇克《VERO》

※ 本文之精華版獲刊載於《PAR表演藝術雜誌》297期


  • 1960年生於巴西的里約熱內盧,是第一代卡里奧卡(註1),父親是小提琴家、指揮家、與音樂老師。彈鋼琴與打排球是寇克童年的主要色彩。
  • 16歲的寇克才開始下定決心跳舞,除了芭蕾以外,更涉獵爵士舞與踢踏舞,但上了大學又選擇主修心理學,因為父母擔心舞蹈無法養活寇克。
  • 24歲時遇到巴西知名電影女星蒂娜・斯菲特 (Dina Sfat),讓寇克開始了以電影或戲劇的動作指導(註2)身分投入舞蹈編創的生涯。巴西業界的動作指導一職即是此時期由寇克所開創。
  • 33歲(1993年)時寇克和幾位學生共同編創了作品Vulcão,於舞蹈新人展演會上發表並大受好評,寇克順勢成立了舞團,並和里約市立劇院敲定隔年公演檔期。黛博拉寇克舞團從此風舉雲搖。
  • 2001年以作品Mix獲得英國勞倫斯奧利維獎的舞蹈成就獎,成為該獎成立以來首位獲獎的巴西劇場人。
  • 2004年成立舞蹈學校 Centro de Movimento Deborah Colker。
  • 2006年史無前例地受國際足總FIFA邀請合作,為該年的德國世足賽創作舞蹈作品Maracanã,後成為寇克舞團的定目作品Dínamo
  • 2009年成為首位受邀幫太陽馬戲團創作作品的女性編舞家。
  • 2016年受邀為里約奧運開幕式編創。
  • 愛狗。早期在兒童電視台擔任動作指導時,曾幫狗角色設計動作。曾讓自己的愛犬在作品當中獻聲演出。2017最新作品名為Cão Sem Plumas,意為「沒有羽毛的狗」,七月於里約首演。